用愛心照亮貧困孩子成長之路——宋明智和他的公益基金會
作者:鄧克強 來源:貴州民革 日期:2019-12-23 閱讀:3479

宋明智,男,遼寧蓋州人,清華大學博士後,2019年加入民革。

知乎網上曾經有人提出過一個問題,貧窮到底有多可怕?

在顯示的9789個回答中,排序在最前面的回答里,有的整個大學不能回家;有的因為貧窮根本不能上大學;有的在病重時借100塊錢而不可得……藉助發達的互聯網,辛苦奔波的人們得以隱藏在屏幕後向世人展示自己心中的傷痕,在為數不少的貧困人群里,一個普通的事件往往都可能成為窮困者人生中的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這樣的故事其實離自己的生活太遙遠,對於長期生活在大城市的宋明智來說,終究少了一些真實感。在水城掛職期間一次臨時決定的探望之後,他對貧窮有了更真實的印象。

2016年,是宋明智在貴州水城縣掛職副縣長的第二年。作為分管教育的副縣長,在一個鄉村小學檢查工作時得知一個認識的孩子手摔骨折了,他當即提出去看望一下這個孩子。當他看到孩子時候,孩子手臂上敷著厚厚的草藥,但是皮膚已經有了輕微腐爛的痕迹,一問才知道家裡沒有錢請醫生,自己在山上挖了點草藥包上。在他的安排下孩子被緊急送往醫院,醫生說,孩子家裡敷草藥之前骨頭沒有複位,再晚來幾天這手就保不住了。半年之後,他去回訪時看到,孩子手雖然好了,但是由於沒有錢,所以鋼釘並沒有取出來。已經導致孩子有一隻手略微短了點,又是在他的安排下,給孩子做了手術,取出了鋼釘。

在這個現代社會發達的通訊技術下,一個簡單的事件,可以轉眼間擴散到整個網路;一張樸實的圖片,可以在一兩天之內出現在大多數人的眼前。發達的通訊使得溫暖能夠更及時的送達到鏡頭下的人身上,但在另一方面,也把我們的思維限制在了屏幕上的畫面里。在來到貴州之前,貧窮在這個清華大學博士後的心裡,也許是鏡頭下的霜花男孩?也許是自己尚蹣跚學習就要照顧弟弟妹妹的孩子?也許是上午片瓦下無立錐之地的寒磣?也許是冬天滿手的凍瘡?但這種僅僅是因為缺少幾百塊錢,這孩子就會付出終身殘疾的代價,也許是來到貴州之前的宋明智所從未近距離感受過的。

事實上,這並不是宋明智所遇到的唯一一個貧病交加的孩子。

在新街鄉調研時他得知,一個五歲先心病女孩,由於家庭困難長期得不到治療,經常感冒,這麼下去很可能會錯過治療窗口期。從該鄉回程後,他當即聯繫相關愛心人士為其捐款,幾天後在北京也找好了手術醫院。當安排秘書到鄉里對接此事時,被告知該女孩已經死亡。僅僅2到3萬,甚至幾千元,就決定了一條鮮活的生命,這是何等的痛苦!

2000年前的儒家聖人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小女孩的死徹底的觸動到了宋明智心中最柔軟的那根弦,他開始更積極的為貧困孩子而奔走。

在蟠龍鎮有個叫朱櫻的中學生,患先天性脊椎骨裂,由於貧困延誤了治療,而導致殘疾無法行走。他聯繫到清華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將朱櫻的病情,及演變惡化的過程,詳細地描述給該院醫生。最後醫生不經意的問他,“你是朱櫻的什麼親屬,父親?”,“不,不是,我是她們地方的縣長”。他回答。醫生突兀的沉默了幾秒,沒有說話。也許醫生也從未見過這樣的縣長,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在宋明智的心理,也並不希望這位醫生說出什麼來。在他心裡,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感受痛苦的過程也是平等的。無貧、富;也無官、民之分。

在貴州工作期間,宋明智看到了一個真實的貧困群體,感受到了貧困對人的影響到底有多大。2015年,在宋明智的推動下,水城縣第一次開展了青少年先天性心臟病的篩查工作;接著,他推動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與水城縣人民政府、水城縣人民醫院簽約搭建長期救助橋樑,水城縣的先天性心臟病兒童可直接到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接受治療,新農合報銷50%的醫療費用,水城縣民政局承擔10%的費用,其他費用則由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和愛佑慈善基金會承擔,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還承擔每位患兒一位家屬在北京的食宿費用。2017年,他推動北京大學心血管外科與六盤水市人民醫院、六枝特區人民醫院、盤縣人民醫院簽署了醫療扶貧戰略合作協議;接下來又推動清華大學在水城縣設立遠程教學站,進行專項教育扶貧項目。

這期間,他開始籌劃另一件事,要成立一個基金會為更多患病的孩子提供救助。

在家人的支持下,經過兩年多的籌備,2019年7月,宋明智和萬峰院士、張喆博士共同出資200萬元成立了“貴州萬心公益基金會”。設立了“貴州大學萬心獎學金”項目和“先天性心臟病患兒”救助項目。計劃五年內救助200名先天性心臟病患兒,資助100名以上優秀醫學類大學生順利完成學業;組織各地區的醫療義務培訓,培養2000名以上鄉村醫護工作者;基金會還與上海市東方醫院、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貴陽白雲心血管病醫院、張家界市人民醫院、陝西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和貴州貞豐益康醫院分別簽署了醫療幫扶合作協議,建立了對貧困家庭的醫療對口救助機制。項目不向患病兒童家庭收取任何申請費用,只要是符合條件的家庭經濟困難的先天性心臟病患病兒童,均可通過貴州省慈善總會網站、貴州省慈善總會官方微信以及貴州萬心公益基金會合作的有關民政部門進行申請。實際上,基金會的運作遠比想像的要難,從籌備、啟動到實際運作,資金上和政策上都遇到了一些此前未曾考慮到的困難。但宋明智覺得,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些孩子,困難總是能夠解決的。

從首次到清華大學到貴州掛職時,他原打算僅工作半年就好,補充下經歷,豐富下工作背景,就抓緊回北京。然而掛職到期後,先後被延長了兩次,居然持續了近四年。最後又轉而正式調入貴州工作,這四年的經歷對他而言遠遠超出當初之想像。

這四年里宋明智看到了、感受到了、貴州百姓的生活狀態,體會到了山區農民的淳樸、勤勞。他們貧困質樸,寧耕糊口之田,也羞於收受外部之援。他們的辛勞與默默地承受,讓社會的寬容增加了限度。同時也讓農村產業改革的節奏更加平穩。

宋明智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事兒,即便是苦行,願與他們同路。如果有更多的人,願意同情、體會那些角落中的人辛酸,那他們的生活將不再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