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百花園地 正文
棲身荒野幾十載 今夕回歸有新“家”——著名抗日烈士柏憲章先生紀念碑揭幕儀式側記
作者:胡嘉陵 來源:民革遵義市委會 日期:2019-04-18 閱讀:20472

清明節前夕,遵義市紅花崗區深溪南山烈士陵園,似乎顯得比往日更加寧靜、莊嚴、肅穆。一位犧牲81載,在抗日戰爭中壯烈犧牲的烈士柏憲章先生魂歸故里了。


當著名抗日烈士柏憲章先生紀念碑上覆蓋的紅布被紅花崗區、湄潭縣兩地民政局局長緩緩揭開時,參會的烈士後代和親人們萬分的激動。柏憲章烈士的外孫女,湄潭縣原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何琦的手機閃亮著,是好友撰寫的《抗戰英靈回歸故里頌》當讀到:面對轟炸,你蹈火赴湯,壯烈身亡時,她哽咽得淚流滿面。啊!親愛的外公,您回家了。


而此刻,醫院病榻上,98歲的湄潭縣退休教師、烈士女兒柏義芳得知父親紀念碑已揭幕的喜訊,臉上浮現出久違的笑容,她與時間的賽跑贏了:終於等到了父親回家的這一天! 


她的父親柏憲章烈士於1903年出生於遵義,1924年隨其兄抗日名將原國軍102師師長柏輝章從軍,先後參加過“八一三”松滬抗戰,台兒庄戰役,無錫戰鬥,南京保衛戰,碭山戰鬥,在徐州會戰時為了保障102師彈藥糧秣,冒著日機狂轟濫炸被日軍彈片擊中頭部,而獻出了年輕的生命,時年35歲。屍骨無存,至今不知葬於何處? 柏義芳清晰記得,當祖父柏傑生得知三子柏憲章戰死沙場,仍然隱忍喪痛,在“遵義犧牲子弟公祭大會”上慷慨陳詞:余值得寬慰者,家中七子,除柏繼陶(遵義商會會長)留於家中照顧老朽,其餘悉數投筆從戎,沙場建功,為國效命,復仇雪恥。長風萬里,豈不壯哉!倭寇掃除日,孩兒還家時。抗戰終必勝,建國終必成。吾子健臣(柏憲章),隨兄報國,奔赴沙場,泣血淞滬,捐軀徐州,為國成仁,成我未成之志,余亦復悲痛哉!她也沒忘,當時國民政府授予父親“抗日陣亡烈士稱號”,追授為上校軍銜,發了撫恤金。此後,母親帶著她姐弟倆艱難度日。


隨著歲月的流逝,因歷史原因,在相當一段日子裡,柏家背負著沉重歷史包袱。直到I988年4月I6日,中華人民和國民政部追認柏憲章為革命烈士,頒發了證書。這時,柏義芳才從鋼筆套里將珍藏多年的父親小幀照片取出來,讓子女們第一次看到了外公的模樣,她可以放心地、大膽地、自由地向世人介紹自己的烈士父親了。但遺憾的是,自己和孩子們又能到哪兒去祭奠父親呢?這件事又擺在柏家的重要議事日程上。


2015年,柏家友人旅台,看到台北忠烈祠內供奉著柏憲章烈士靈位,消息傳來,柏家人欣喜之餘又想,何時能近距離在家鄉與親人傾訴衷腸,畢竟年事已高的柏義芳不能親自前往台灣拜謁自己的父親。讓父親安一個“家”,成為她此生最大最後的心愿了。2017年10月30日,遵義晚報用整版篇幅刊登了《筆盒裡珍藏唯一的照片,抗戰英烈柏憲章後人盼其“回家”》為題的報道,向社會傳播了柏家強烈盼親人回歸故里的殷殷之情,引起較大的社會反響 。


儀式上,烈士外孫何華的致辭、外孫女何武的祭文,都在深情的呼喚外公,敘說著往日的思念和無比的崇敬之情:感謝,感恩所有促成外公魂歸故里的政府部門,黨派團體及各界人士。遠在廣州的柏輝章孫女柏梅致電:親愛的三祖父,您棲身荒野幾十載,終於有了自己新“家”,您可以安息了。柏梅2017年前往台祭拜三祖父和六祖父(柏榮章,一次公務中殉職,時年27歲),她在靈前默默發誓:要與大家共同努力,讓102師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恢復重建,把先輩們都接回家,英靈不再四處飄零……。


據悉,貴州已有獨山“深河橋抗日文化園”,晴隆“抗戰文化城”,銅仁已復建“抗日陣亡紀念碑”,遵義兒女在抗戰時期奔赴前線有15萬人,犧牲有名有姓1400多人,無名氏不勝枚舉。近年民革遵義市委會和民革黨員持續提出“修建遵義市抗日戰爭勝利紀念碑”的建議,傳承抗戰精神,讓遵義抗戰文化熠熠生輝,讓愛國主義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