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百花園地 正文
老街上的對聯
作者:俞繼東 來源:貴州民革 日期:2018-11-21 閱讀:29123

我的老家在長江邊上的一條古鎮上,縱橫有好幾條街,光滑的青石板上,記錄著老街的滄桑。多少年過去了,可是故鄉的老街依然浮現在我的眼前,老街是一幅濃淡相宜的水墨畫,是我永遠也看不夠的風景。對於老街,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家家戶戶門口一副副工整的對聯,它們無聲地顯示著故鄉的文化底蘊。 

老街上最熱鬧的是茶館,每天早晨人來人往,賓客盈門。大門兩邊寫著“從來名士能評水,自古高人愛喝茶。”進門坐下來,慢慢品茶,抬頭看,樑柱上又是一副對聯“碧螺壺中香撲面,綠茶盞內味如春。”無論是路過的新人,還是常來的舊客,看這對聯,就知道這店的主人品位不低。等客人品完茶,走出大堂,大門的背面邊赫然寫著“客至心常熟,人走茶不涼。”來這裡消費,一個字:雅。

早晨的老街,還有一處熱鬧的地方,那是小時候母親經常帶我們去的餛飩店。店堂門口的對聯是“宇內江山,如是包括;人間美味,同此吸納。”那家店的主人做生意實在得很,餛飩個大餡多,味道好,至今想起來還讓我口舌生津。

小時候逛老街,有的是時間,時間長了,一家家老字號店門上的對聯都能背下來。豆腐店的對聯是“石磨飛轉,湧起滔滔玉液;鐵鍋沸騰,凝成閃閃銀磚。”真是神來之筆,這是我見到描寫豆腐最生動貼切的文字。鐵匠鋪的對聯是用鐵打制的,內容是“烈火識真金,一門功夫百錘鍊;紅心出技藝,十分火候倍精神。”制秤店門口寫的是“輕重得宜大權在手,偏正不倚雙紅關心。”刻字店就在我家對面,刻字的何師傅跟我父親交情很深,他看我字寫得不錯,曾經允諾,如果我考不上大學,就收我為徒。

我記得理髮店的對聯換過幾次,最初的是“雖說毫無技藝,卻是頂上功夫。”這是一副很古老的對聯,店主人張師傅覺得不滿意,就請人改成了“磨礪以須,問天下頭顱幾許?及鋒而試,看老夫手段如何?”張師傅自己覺得滿意了,可客人們看到“頭顱”兩個字,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弄巧成拙,生意不如從前,張師傅連忙請人改成了“新事業從頭做起,舊面貌一手推開。”從此再也沒有換過,生意興隆如常。

在河邊還有一家木工店,那是來自浙江的一對夫妻開的,開在河邊,主要是為進木料方便。可能是為了入鄉隨俗,店主人專門請了小學校長寫了一副對聯:一把曲尺,能成方圓器;幾根直線,造就棟樑材。他們打制的傢具很新穎,生意紅火,他們一家也就融入了老街的社會生活,現在已是子孫滿堂。

古鎮市場上出售的當地特產多,因而吸引了四方的商人前來交易,帶動了餐館、旅店和沐浴等行業的發展。老街上的餐館有好幾家,家家門口有對聯,我現在只記得一家門口寫的是“來來來,空心大老官;去去去,飽腹四方客。”旅館門口的對聯是用柳體寫的,我還特意到那裡臨摹,內容是“山好好,水好好,開門一笑無煩惱;來匆匆,去匆匆,下車相逢各西東。”晚上的老街,最晚歇業的是浴室,昏黃的燈光下,一副對聯忽明忽暗:滌陳浴新暖心扉,胸懷更寬;碧池玉泉洗風塵,精神倍增。

老街上有位范老先生,字寫得很好,每到除夕前的兩三天,他總是要從早忙到黑,幾乎所有人家的春聯都出自他之手,他是免費為鄉親們勞動。有一年,老先生身體不適,實在忙不過來,就叫我這個毛頭小伙去幫忙。在光滑的紅紙上寫字,跟在宣紙上練字不一樣,我一拿起毛筆就有點膽怯。范老先生鼓勵我說:“大膽地寫,把第一個字寫好了,就有自信了。我老了,總要有人來接班啊!”在老先生的鼓勵下,我給鄉親寫下了第一副春聯,內容是“忠厚傳家寶,孝悌子孫賢。”現在想起來,我有點辜負了范老先生的期望,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再也沒有為鄉親們寫過春聯。

每當我走在城市的街頭,看著那些閃爍的燈光和廣告牌,我總會不經意地想起故鄉的老街和老街上的對聯,故鄉人的那份淳樸那份實在那份真誠,永遠在我的記憶之中。(作者系民革揚州市江都區支部黨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