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百花園地 正文
我的二爺戴之奇
作者:戴學鴻 來源:民革黔西南州工委 日期:2016-11-02 閱讀:29427

我的二爺戴之奇

我的二爺戴之奇,原名戴光珍,1904年生於興義縣納省鄉,家有六兄弟,排行老二。明朝後期,朝廷為了鞏固邊疆穩定,進行了中國歷史上一次大規模的人口遷移,戴家始祖戴志雲隨著人口遷移大軍,從江西省撫州府六興門十字街,遷入貴州,最後定 居於興義納省。

戴家在納省世代以種麻為營生,並將種出來的麻,搓成麻繩或者製成麻線(納鞋底用),拿到集市上變賣,通過幾代人的努力,戴家在納省,雖不是富甲一方,但也能自給自足。

二爺的父親戴占坤,精國學,謙和篤實,教子甚嚴,髫齡即曉以忠義。母親趙氏(興義鍋底塘人氏),知書達禮,溫恭賢淑,一家忠厚勤儉,樂於扶貧濟困,極為鄉里所敬重。戴之奇童年經常被鄰里誇讚為聰明靈敏,勤奮好學。興義縣雖然偏居一隅,落後封閉,但經年形成的重教興學之風卻長盛不衰。已在納省私塾飽讀詩書,經孔孟之道洗禮的二爺,十二歲(1923年)那年開始進城接受新式教育。他博聞強記,才思敏捷,經五年苦讀,一舉考上了國立武昌師範大學國文系預科,當年這在黔西南也謂鳳毛麟角。因為家中兄弟多,並無餘錢,二爺的父親告訴二爺,你考上了武昌師範大學預科,本該高興,怎奈家中已無餘錢供你讀書,若你能想到辦法湊齊學費,我同意你繼續上學。第二天,二爺一早就拿著錄取通知書從納省走路到興義桔山鍋底塘舅舅家借錢,二爺的舅舅家在興義市桔山辦鍋底塘村也還算是富裕人家,就給了二爺10塊大洋。不久,二爺就告別親人,懷揣著舅舅給的10塊大洋,開啟了二爺的求學生涯。

 報考武昌師範大學,二爺志在學業有成而授業傳道。然而在紛繁複雜的大武漢耳濡目染的一切,逐步改變了其初衷。當年軍閥割據,列強橫行,戰亂連綿,民不聊生,中華大地,雞犬不寧。所以二爺覺得當時中國最需要的不是學問,而是國家的統一;最急需的不是教師,而是為實現民族獨立,國家統一而奮戰有為的軍人,只有實現國家統一民族獨立,民眾才能安居樂業,文人方可潛心學問,教師才能教書育人。居於此認識,1926年師大還沒畢業,他便中途輟學,南下廣州,懷著一腔報國之心,投筆從戎,報考黃埔,他以優異成績考入黃埔軍校潮州分校第二期。同年12月畢業,(其享受的政治待遇與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生同等),一介書生從此成了職業軍人。
  
黃埔期間,二爺因其紮實的文化功底,獨到的習武天賦而表現不凡,成了一位趙姓教官厚愛的弟子。閑暇時,趙教官不時把二爺叫到家中“開小灶”。其長女趙澤芸溫文爾雅,天生麗質,已到談婚論嫁之齡,一來二往,著實讓正當其時的青年二爺春心萌動。但在後來百戰沙場不畏生死的二爺當時卻不敢向她啟齒示愛。不過趙教官卻看出了二爺的心思,他心想這不正是擇婿的最佳人選嗎?於是決定嫁女於他。順理成章,趙澤芸成了二爺的原配夫人,婚後相處很和諧,並生育了一個兒子,六個女兒,兒子戴明哲,大女兒戴毓坤,二女兒戴捷芬,三女兒戴曼意,四女兒戴麗娟,五女兒戴貽慧,六女兒戴雲南(已去世)。

                                   
  (二爺戴之奇與其妻趙澤芸年輕時的照片)

 

   二爺一表人才,文武皆備。八年抗戰中,他先後率部參加了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長沙會戰、鄂西會戰和常德會戰等大戰、惡戰,可謂九死一生,勝多敗少,且每次作戰均身先士卒,不顧生死,因而當年在軍中為翹楚,在民間為英雄,在蔣氏父子心中是少有的忠臣愛將。

1937年秋,淞滬抗戰期間,二爺任國軍103師(黔軍)副師長,防守江陰要塞,弱勢迎戰強敵。與敵對抗近三個月後,其軍力損失過半,陷於日軍圍困之中。他率殘部繞道長江岸邊突出重圍後,又去參加南京保衛戰,守衛中山門。他抱著與日軍決一死戰的決心指揮若定,將數倍於己的日軍一次次擊退,成功地掩護了國府衛戍長官部的安全撤離,從此在軍中名聲大振,深得蔣介石和夫人宋美齡賞識。

據我的二姑媽戴捷芬回憶:淞滬會戰是我二爺戴之奇與日本人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戰役,與敵對抗近三個月後,其軍力損失過半,陷於日軍圍困之中。二爺振臂一呼,主動承擔起指揮全師的責任,他命人找到兩床被褥披在身上身先士卒,率部突圍。突出重圍後,他披在身上的兩床被褥已千瘡百孔,彈痕累累。

由於我二爺戴之奇在抗日戰爭中戰功卓著,有效地地抵禦了日軍的全面進攻。2015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我二爺戴之奇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